如也

靠近你

艾伦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床上发呆。

已经是五月底,窗外梧桐树上已生满深浅不一的绿,零星的风打着树叶微微晃动,阳光被树叶遮挡着透不过光,在艾伦脸上留下晃动的阴影。

逼仄的小房间里充斥着被热气包裹着散不出的药味和消毒水味,混合在一起确实不怎么好闻。

可艾伦似乎并没有被这些干扰,他的脑子里充斥着利威尔背起他走向医务室的画面。

——

已是十六岁的艾伦现在面临着一场重要的考试。

与爱尔敏那天生聪明的脑袋相比,艾伦更多的是靠努力,尽管他的成绩并不是那么理想,但也勉强能够到录取分数线。

体育考试也占了不少的分数,艾伦暗咬牙发誓要在这个几乎是白送分数的科目上多下功夫。

下午第三节课是体育,初中一直不被重视的体育课现在变得尤为重要,每个周一节不落地进行甚至还有过而为之。

艾伦被这刺眼的阳光给惹到,又不禁暗暗咒骂一番——昨晚复习功课到深夜导致早晨睡过头,为了不迟到只好放弃进食,中午又被英语老师拉到办公室开小灶一直到短暂的一小时午休结束,本就有些瘦的少年现在有些吃不消却又迎来了极其消耗体能的体育课。

练习完可能要考到的项目之后,艾伦就已经吃力,可他不得不进行接下来必考的一千米练习,他弯下腰急喘着,汗水敢擦敢出,他索性不管,任由它顺着眉骨流下蜿蜒着滴落到眼睛里。

「喂艾伦,以前不是很能耐吗,怎么今天才几个小项目就扑街了?」让拍拍艾伦的肩膀嗤笑着。

「少贫,我还没跟你再比一场一千米怎么可能在这儿不行了。」艾伦皱皱眉挥手打掉让的手,「快把你的马蹄拿开,热死了。」

「嘶,今儿个脾气更大了。」让撇撇嘴揉了揉被打红的手背,「今天不行就别撑着了,嘴唇都白的不像话还在那逞能,死鸭子嘴硬。」他唾了两句转身勾着康尼的肩膀说笑着走到起点准备。

「嘁,谁用你关心了死马脸。」艾伦朝着让的背影狠狠地呸了一口。

「其实让说的没错...艾伦。」爱尔敏有些担忧地皱着眉,「你的脸色确实不怎么好,是不是一天没有吃饭了?」作为挚友爱尔敏总能第一时间猜出艾伦不适的原因,海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艾伦额角的珠珠汗滴。

「没事的爱尔敏,不用担心我。倒是你,这次一定要努力啊,上次已经快要达到合格标准了,今天要再快一点。作为一个男孩子体能这么差可不行啊。」艾伦朝爱尔敏笑笑,转移了话题。

「...恩,我会努力的。」爱尔敏被艾伦的话牵引着答了话,他舒了眉却依然盯着艾伦——我不笨啊艾伦,不要总转移话题。

——

艾伦拉着爱尔敏走到跑道上,两人并排做好准备。

「要上了喔爱尔敏,别忘了调整呼吸,照我说的三步一吸三步一呼。」艾伦专注着前方。

「我知道的艾伦...可你还是去跟...」

「说了我没事,我又不是女生!」艾伦拔高声音打断了爱尔敏的关心。

「... ...」爱尔敏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最终放弃。

算了,明知道他不会听我劝的,那么倔强不肯服输的人。

——

「离体育会考只剩一周了,剩下这几节体育课我们要抓紧时间练习好项目,从今天开始每个班的体育老师都会在操场弯道处盯着,以免有些同学想要偷懒截圈,考试时也会有老师监视,我们只不过是提前进入正规模式来练习。在那边抱怨的女生,如果你有本事在考试时也能作弊得到满分那么可以继续说,不然就管好嘴巴。」体育老师是个小老头,嗓门却出奇地大,加上那一脸严肃的样儿让人没理由地也跟着正经起来,生怕一不小心点燃了小老头儿的火气。

——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艾伦才发现自己是有多么吃力,原本一直和让在前面一较高下,今天却在队伍后几名咬牙拼命地追赶着。

「艾伦,果然还是不要逞强了吧...」就连平常体能垫底的爱尔敏现在也轻松的追赶着艾伦的步伐。

「说了不要紧,爱尔敏不用管我了,快跟紧你前面的人吧!」艾伦伸出手臂拨着爱尔敏的胳膊示意让他继续向前,不料自己却趔趄着险些摔倒。

才刚跑过四百米,艾伦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听着体育老师在耳边呵斥着说之前可不止这个臭速度竟愈发消极,心想今天还是算了吧,步伐越来越慢,艾伦努力调整着呼吸却还是止不住地急喘着——难受,氧气...

艾伦由慢跑逐渐变成慢步,最终停在了跑道上。他不受控制的仰头向前栽去,湛蓝天空没有一丝云漂浮。

阳光真是刺眼死了。艾伦想着,闭上了眼。

————

利威尔单手支撑着头打了个哈欠。

他并不是个多热爱学习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性格顽劣的混混,可就是为了追赶艾伦的脚步考上高中才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间回响着读书声的教室里,跟着那些拼命和假装拼命的人坐在一起随着老师的节奏在书上圈圈画画。

利威尔上课从不听讲,但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成绩总是能够刚刚好地过高中录取线,这让那些总在录取线外却整日奋笔疾书的人恨得咬牙切齿。老师也曾找过利威尔谈话,希望利威尔能够专心一些,或许能够考上重点高中,可利威尔却说,

「能考上高中不就好了,只要是高中,那么是不是重点还有什么意义吗。」

只要能跟艾伦在一所学校不就好了。

之后的谈话便不了了之,得知利威尔实在没有进入重点高中的意向,班主任也就由着他去了——只要能考上高中就好了。

利威尔看着黑板上扭曲着的方程式,耳朵里尽是数学老师不知疲倦的大嗓门,他掏了掏耳朵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眼睛却止不住地向窗外瞟去——这节课艾伦班是上了体育的吧。

他就那样看着操场上某位少年由最先奋不顾身的追赶变成慢跑,最终体力不支倒下,心里嗤笑了几声。

体能这么差,明知道不可能的事就不要去做了。

看着操场上逐渐聚拢的人群,利威尔心里突然开始不安起来,当他见到爱尔敏那一头刺眼的金发折返回去跪坐下去扶起倒下的人时他才想起那森绿色眸子的人——喂,这家伙……

他猛地站起身,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引来了全班同学的注意力和老师。

「…老师我想去厕所,憋不住了。」利威尔风轻云淡地解释了自己为何如此激动的原因,在看见老师轻轻点头后立即推开桌子往楼下冲去,莽撞的动作差点让他在转弯时摔倒。

他飞奔着赶到操场上,抿紧嘴巴尽力稳住呼吸,胡乱拨开重重的人群见到了爱尔敏怀里面色苍白的艾伦。

「一天没有吃饭。」肯定句。

见爱尔敏头低了低,利威尔知道他是猜对了。

「去给他买些吃的来吧,顺便带些糖,我先带他去医务室。」

「好,艾伦麻烦你了。」爱尔敏朝利威尔点了点头,站起身跑向不远处的小卖部。

利威尔将艾伦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揽去,身体微微向前倾斜,好让艾伦能够趴在自己身上掉不下去,双手向后勾住他腿弯处,奋力站起稳住身形便疾步向医务室走去。

————

艾伦恍惚间感觉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摇摆着,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不料却瞥见了利威尔那极具个性的发型。

「利威尔。」

「恩。」

「……」深知利威尔的脾性,艾伦沉默着等待着利威尔的咒骂。

「以后别不吃饭,迟到就迟到。」

艾伦愣了愣,随后轻轻笑出了声,头深深埋在利威尔颈窝微微动了动。

「恩。」

那是艾伦第一次,与利威尔相识后的第一次,两个人靠得那么近。

——————————————————E————————————————————

© 如也 | Powered by LOFTER